P.J. Wu 吳秉儒

March 13, 2021

對 NFT 的一些想法

這一兩個月NFT (non-fungible token)[1]  好像很流行,但我下意識一直有些抗拒,不太想要去追上最新的進展、甚至也有些先入為主的認為,這一切又是新一輪的炒作,終將泡沫。

我自己並不是那種認為「比特幣都是無用電子訊號」、「比特幣不過就是現代的鬱金香泡沫」的人,相反地,我認為無論是比特幣、以太幣、還有其他許多種類的crypto-assets,都是很有價值的東西,而且是對「整個社會」都有價值的東西。

但 NFT 的部分,以目前的各種應用來看,我覺得無論是從「稀有性」與「獨特性」來切入,都還沒有我認為的那種價值。

昨天晚上將我自己對NFT的一點點心得,分享給一個朋友,裡面有幾段的意思大概是這樣:

NFT 藝術品目前宣稱的「價值」都來自於「限量(或獨一無二)」以及「認證」,但這比較像是價值的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世界上有太多東西是限量的,但他們卻未必有什麼價值。

我覺得現在這些NFT藝術品的炒作成份都太高太高了,真正要產生某種類似於現實藝術品的價值(可能是展示、炫耀等等),可能至少要到AR/VR有一定普及程度。比方說當我遇到一個新朋友,可以馬上從手機叫出我的虛擬藝術品投影在他面前讓他看,這時這個藝術品的「產銷身分認證」跟「稀有性」才會與他的炫耀價值連動,這時我就會覺得這個市場很實際。

但以目前來說,即使要炫耀,也只是一堆很像套版的網站,根本就炫耀不起來,而脫離那些外加的「價格」,這些東西也可以輕易地被複製下載下來,一般人也沒辦法從最常見的平台(例如社群網站的頭貼、banner)得知這個東西的「稀有獨特性」。但假設社群平台有串這些虛擬資產的平台,我在大頭貼放上一個NFT的圖,就能夠顯示出一個認證標誌或者是這張圖的價值,那就會產生某種程度的炫耀價值了。

-----

結果,今天就看到 Benedict Evans 針對NFT發的 一串推文,我覺得講得更好,直接節錄在這:

You can certainly believe something has value based purely on other people’s willingness to pay. You can also believe that thing doesn’t need to be a physical object. But, you should still ask whether that willingness has a durable cultural grounding, or comes from speculation.

People’s willingness to pay a lot of money for a painting, or vintage record, or a particular pair of shoes, has a very broad cultural base. You know that people will probably still care about that piece of oil and canvas, or pressed vinyl, in a decade.

The art world can have speculative bubbles too, and sometimes artists, authors or musicians are hyped and then forgotten, and some of those things you bought really are just speculative instruments with no cultural grounding at all.

NFTs remove a barrier to a digital artefact being valued or collected like this. Now you know it’s the only one. But that’s just a condition of entry.

Meanwhile the actual art world has dealt just fine with the idea of reproducibility for a century or more. There is a perfectly good market for fine art photography, prints, casts and even video, all of which could in principle be copied trivially, but mostly aren’t.

我覺得這幾段講到的一個重點是,人們之所以願意為畫作、古董、甚至球鞋付出高價,是因為那有著廣泛的文化底蘊,但目前看來,NFT是否能夠建立出這樣的文化底蘊,還是個未知數。

可是在這樣未知的情況底下,就已經有那麼多的NFTs炒出天價,這是我覺得泡沫的原因。

在2018年的時候,當時也熱過一陣子的NFT,不過不是藝術品或球員卡這些,而是 CryptoKitties 這樣,每一隻貓都是獨一無二的貓的專案。

我也買過這種基於隨機性產生的NFT,不過不是買CryptoKitties,而是Axie Infinity,它會隨機產生各種外表的這些有點像魚的生物。




當時買了三隻,買完沒過多久,就都賣掉了,因為我感覺不到除了「相信自己不是最後一個」以外,還有什麼理由,會有人想用幾千甚至幾萬元來買這個東西」。

所幸當時賣的價錢沒有賠錢,但剛剛回去看,賣掉的三隻裡面,有兩隻後來都沒被交易過,另外有一隻,後來則被以我當時賣價的7倍左右轉手賣出,但我好像也不會因此覺得後悔,因為換作是現在的我,我連當時的原價(大約8000多台幣),也還是不可能願意出。

不過這真的是很有趣的經驗,只有真正去參與了,才會懂那樣的感受。但也因為有這樣的經驗,才會覺得現在的市場真的很泡沫。

但泡沫未必是壞事,我衷心期盼一次又一次泡沫之後,活下來、甚至能逐漸成為大家「共識」的那些平台、專案、團隊。在一次又一次泡沫洗刷後仍被大家認同並願意投入資產參與的,或許就能夠稱之為「文化底蘊」了吧!


[1] What is a non-fungible token (NFT)? https://www.coinbase.com/learn/crypto-basics/what-are-nf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