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 Wu 吳秉儒

March 26, 2021

兒少法是否應該保護未成年加害者的隱私?

星期四晚上,YouTube志祺七七頻道上了一支影片,討論最近在網路上又重新被吵起來的 南投某高中疑似性侵案

關於這題,看了一些資料以及相關討論,讓我產生了許多「應該要記錄下來」的想法,所以雖然這個題目好像跟平常自己會聊的主題不太相關,但就還是決定在 HEY World 這裡來分享了。

若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可以先點連結,推薦用兩倍速看影片,反正被黃標,應該是沒廣告XD

總之,這次事件給我最強烈的感受是:

法律條文本身,還有執法機關對法律的想像跟使用方式,實在都有點跟時代脫節了。

---

以爭議核心的兒少法第69條第一項第四款來說,它的立意應該是很明確,是為了保障未成年人的隱私。

但現在看來有兩個蠻大的問題:

  1. 沒有合理區分「當事人」跟「被害人」的保護方式。
  2. 對於「網際網路」的規範(或想像)太過於單薄了。

一的部分,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保障「被害人」隱私的必要,是無庸置疑,但很多人最直覺無法接受的,可能是為什麼要保障「當事人(加害者)」的隱私。

對於這類想法,若只是回答「因為他們也是未成年人啊,依照兒權公約blabla...」是不夠的,因為在許多人的認知裡,無論成年與否,做錯事就該負責,而公告周知,讓對方接受社會的批判與監督,也是一種負責的方式。

而做錯事的人又可細分嚴重程度,其中可能以「犯了嚴重的錯事」(會造成永久創傷的類型)時,更不值得被保障。

單只是這樣子延伸觀察普遍的討論,就會發現單單這一款的規定,就容易造成很多人對法律的不理解,而不理解的情緒沒有被解決時,就可能產生對制度跟體系的不信任了。

也許合理的解決方式,是根據罪行的類型、又或者是針對被害人與當事人,訂定不同層級的隱私保護措施,以及配套的資訊揭露方式,才比較有可能從本質上,讓大家重新接納兒少法最核心(也很重要)的意旨。

---

而第二點的部分,第69條條文規範的主體是「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這樣的法條設計,在「過去」的時代應該是合理的,因為他規範的是媒體、所以是一個「可限制、可控制」的範圍。比方說這次事件我就看到蘋果日報有在報導中說明,他們接到主管機關來函要求刪除部分揭露當事人個資的報導,他們也遵照辦理。

但要以這樣的規定來規範「在媒體不願監管(主觀意願)、無法監管(技術上不可行)、或無力監管(現實上辦不到)」之處的「所有大眾」,就肯定會出問題。

此時,無論要拿這樣的條文去「嚇阻」網路上成千上萬的使用者,或者要求任何網路媒體跟平台(尤其是平台可能又跟媒體不一樣),約束自己的使用者,可能又更難辦到。

結果條文本身就不可行,但公務員若接到上級機關或者長官下達「要處理此事」的命令時,又只能遵命辦理,這時產生的結果,就是悲劇了。

公務員只能用很官腔的說法要求網路平台遵守,但網路平台根本辦不到,也不可能冒著得罪使用者的風險而下達完全的文字獄禁令,此時公務員發現辦不成,要嘛下達加重的命令、要嘛訴諸更強的權威或情感勒索(但前面第一點的社會情感卻還沒妥善處理),在這個情況下,唯一的結局就是讓公務機關看起來顢頇無理。

這部分要解決可能更加困難,因為網路分散使用的模式,本質上就跟單一節點可控的「媒體」不同,在現代這種隨時都可燃起遍地火種的狀況下,要求把所有火苗一個不漏全都熄滅的「保護隱私」方式,可能得要完全重新思考對應的保護方式了吧。

其他可能值得討論的議題:
  • 未成年當事人成年後,隱私是否仍應保護?
  • 以「讓被害人不容易因加害人曝光而被認出」為理由,擴張到「保護加害人」是否合理?
  • 「保護隱私」跟「合理討論事件」的邊界在哪裡?
  • 被害人的意願可否改變「加害人」是否應該被保護的決定?

先簡單分享到這邊,這裡沒有留言功能,
若有想法想回應分享,請簡單說你是誰並寄到 mimir@hey.com ,感謝。